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严杰夫 > 文章归档 > 2017年01月
2017年01月24日 19:30

哈夫纳笔下的德国问题 今天已成欧洲问题

哈夫纳笔下的德国问题 今天已成欧洲问题 1999年,世纪交替之际,当人们都在充满期待地奔向新世纪时,一位92岁的德国老人却悄然离世。这位老人名叫塞巴斯蒂安·哈夫纳。哈夫纳1907年生于柏林,1999年在柏林去世,但他在二战期间却一直都在英国流亡,直到1954年才重新回到德国。哈夫纳的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、二战后德国的分裂,以及1990年10月德国的重新统一。因此,他也被视为20世纪德国历史的重要见证者。    塞巴斯蒂安·哈夫纳   然而那个时候,并没有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17日 18:47

新逝者 | 周有光:原来,人生就是一朵浪花

新逝者 | 周有光:原来,人生就是一朵浪花

  之一   1906年,周有光先生在江苏常州青果巷呱呱坠地。   2008年,有光先生出版了百岁口述。让我们看到了他,以及和允和先生之间的那段近百年的人生传奇。   有光先生开篇从江苏常州青果巷出发,至上海圣约翰大学,再至重庆,继至海外,而后再回上海复旦、财经学院,最后终于北京。这其中的地方,大多我都去过。   只是我要提的,其实还是那个地方——常州。   青果巷   常州的青果巷,是有光...
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09日 21:26

何以葡萄牙600年前盛极一时旋即沉沦

何以葡萄牙600年前盛极一时旋即沉沦 2016年,葡萄牙男子足球队在第十五届欧洲杯上夺冠,这一结果令人吃惊。毕竟随着黄金一代老去,除去克里斯蒂亚诺·罗纳尔多这个巨星,葡萄牙足球队其他球员大多名不见经传。但这支不起眼的队伍却让葡萄牙足球第一次登上了欧罗巴的巅峰。事实上,不仅足球,在历史上,葡萄牙就曾是个“一鸣惊人”的国家。   600多年前,葡萄牙曾迸发过令人惊讶的力量。可以说,是近代葡萄牙人翻开了人类文明的新一页:他们不仅开启了“地理大发现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03日 19:40

"我去过很多地方,我活过一些年头"——纪念约翰·伯格

2017年1月2日,英国著名艺术批评家、诗人、小说家约翰·伯格在巴黎郊区的家中去世,享年90岁。   下文是笔者2015年为约翰·伯格系列作品写的文章,刊于晶报·深港书评。   “ 我去过很多地方。我活过一些年头。……所有这些地方,都曾为其他旅行者探访过。”英国作家 约翰·伯格在《 约定》这部文集的开头写道。伯格的这句话让我想起美国怪才导演蒂姆·波顿的电影《 大鱼》。   在那部影片中,濒死的父亲给儿子讲...
阅读全文>>
2017年01月03日 19:26

真正的创业传奇就是“没有传奇”

真正的创业传奇就是“没有传奇” 在近期的一节创业交流课上,有人提问:“是否只有成为乔布斯那样的传奇英雄,才意味着真正的创业成功?”事实上,不止是这位学生,很多创业者都有类似的心态:我想要成为一个英雄,或者成为乔布斯,或者成为马斯克。不能怪罪于创业者怀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心态,除去艰难的创业环境需要有理想情怀予以支撑,大量的“创业教父”和创业教程,也始终在创业圈里散布着英雄主义情怀。   我们看到,无一例外,那些创业成功的前人大多在后...
阅读全文>>